彩vll

彩vll > 学生平台

《我与外教》夏日虽逝,情谊永存---10年级 刘瑞琪

发布时间:2019-04-19 00:42:30           责任编辑:管理员           点击次数:2145

夏日虽逝,情谊永存

10年级  刘瑞琪

在尊重,信任与敬仰中,这亦师亦友的情谊诞生,没有任何遗忘能将它夺走,青春因它闪耀,为它歌唱。                                          

                                             ——题记

在初秋一个阳光微醺、温和,而不失凉爽的早晨,我惊讶地又见到了几乎数月未见的Mr.K。他正和其他几个外教一起在食堂门口发着传单。一些学生熙攘地拥聚在他们周围,像微风下簇拥着礁石的海潮那般涌动。

   远远的,Mr.K向我挥手,应该是瞧见了我。不过直到我走近他才得以从那海潮中抽身。一别数月,Mr.K也没什么变化,脸上依然是那副诙谐幽默的表情。他俏皮地眨眨眼,拍了一下我的肩,塞给我一张被他折了很多道、完全看不见内容的传单,像是和我秘密情报接头。不过没多久同发传单的女外教就“残忍”地把他“提溜”回去了。留下我看着Mr.K控诉般的表情和渐远的身影,忍俊不禁地摇摇头,赶着铃声去早读。

   虽然我们还没有说上话就因为各自的事情而分别,但我的心情依然很好,再见Mr.K唤起了我的回忆,我决定等会儿再拆开那张叠得无比糟糕的传单。

   时间在日光里静默,我漂流在回忆里。俯身向过去--那曲折的洋流,来掷我思念的网,捕捉蹁跹扑朔的夏日……

初见

在夏天刚刚褪去春的面纱,展示她八月的娇美时与许多刚中考完的同级学子一样我踏进了高中的校园,在武汉枫叶学校开启了人生新的旅程。

第一步,就是夏校。

    Mr.k就是我夏校时的口语老师,然而在初次见面时,他那浑身上下不羁的气场和极具特色的性格着实让我“耳目一新”。当时的我还停留在暑假的颓懒生活中,睡意如迷雾氤氲将我双眼笼罩,在刚开学的日子里,我怎么也提不起精神。


“Hey!What's up!”耳边突然炸出一段激昂的音乐和带感的RAP,一下子把我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拉回到现实,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出于好奇,我在震惊之"余抬起头来看这个正在唱着RAP,十分别具一格的老师——反戴的红色鸭舌帽,夸张的亮黄色风衣,脖子上带着哥特风的大项链……天啊,我到底遇到了一个怎样的老师啊!“这老师可真嘻哈啊。”“第一节课放RAP也太潮了吧。”RAP才刚开始,音波就已经在同学中扩散开了。而我感觉这激荡的音波也提起了我的兴致。睡意已经散得无影无踪,那些暑假留下的怠惰也消失殆尽。

Mr.K的开场无疑是成功的,一段RAP下来,他的学生们眼里就再不见陌生,只留下好奇了。这可大大取悦了他,他的两只浅灰色眼睛里亮起了同他的RAP一样热情的光。那是一个好老师对于新学生--也是新朋友们的了解欲。他下巴上蓄着的浅浅的八字胡也因为主人的好心情而飞扬起来。


这位RAP先生和我们开始了愉快的自我介绍。他就像邻居一般亲切和蔼而又自然地问了我们些问题,撑着自己的脸颊等待我们的答案时,脑后细细的鼠尾辫微微左右晃荡着。

“Which place do you like best in this city?”(这城市里你最爱哪个地方?)“What is your favourite hobby?”(你最大的爱好是什么?)这些唠家常一般的问题对于一个新组成的班级无疑是互相了解,彼此熟悉的最好选择。时不时有同学掷出一个幽默的回答,在教室里溅起一片笑声。

在我们不知不觉里,午后艳阳炽热的光辉已浅淡成了夕阳淡橙色的柔和,夏校的第一堂口语课结束了,而同学们已认识了彼此。

渐识

随着一节又一节的口语课过去,我自然而然地与Mr.K有了更多接触,增进了了解。

Mr.K喜欢更换他的电脑壁纸,几乎每节课都能看到不一样的。而这些壁纸也大多是嘻哈风。不过和其他嘻哈客爱好者满是脏话的“个性”大不一样,Mr.K的壁纸大多数都是这样的,“Don’t say give up. ”(不言放弃)--一个人影在夕阳下奔跑,“Keep trying.”(继续努力)--一只手举出话筒,比了一个嘻哈手势。通过这些壁纸,我似乎可以看出Mr.K是怎样一个积极向上的人了。正是因为他言行举止和小细节里蕴含的乐观积极,每一次等待我们回答问题时的那句“Take it easy.”(不要紧,慢慢来),每一天讲课时那麦色皮肤上舒展的笑纹和微微眯起的灰眼睛。尽管我口语一向很差劲,但还是非常愿意和Mr.K交谈。那反戴的红色鸭舌帽,夸张的亮黄色风衣,哥特风的大项链,似乎也不再夸张了,变得可亲可爱起来。

“DO you have children? ”(您有孩子吗)一次下课后我和Mr.K聊起来。估摸着他的年纪,我问了这个问题。Mr.K说他有两个女儿,妻子是中国人。之"所以从加拿大来到中国教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们。他想要陪伴在女儿们身边,又不愿妻子受分离之"苦--无论是夫妻的,母女的,还是两个家庭的。于是便跑来中国,待几年或许又回去。美名其曰“打游击”,他用中文开着玩笑。他知道不少中文词,上课时不时蹦点中文出来,实在是个调皮的“大男孩”。

那时候除了Mr.K外,口语不好又有点容易退缩的我都不太能和其他外教老师说话,害怕犯错误被笑话。Mr.K发现了他的学生现在需要的不是口语技巧,而是一份敢于开口的勇气。于是在放学后的下午,我和Mr.K有了最令我记忆深刻的一段对话。


“Hey,小姑娘,不要怕说英语。犯错误是所有人都会干的一件事,不要因为怕犯错就逃避,犯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生的意义从来不在于你有多正确或是多成功,人生的意义在于你经历了多少,又因它们得到了多少,是不是无愧无悔。”

Mr.K站在教室的窗边,说出了这番话。有了这样温暖诚挚的鼓励,我又如何能不生出面对困难的勇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努力克服了这个障碍,与外教们开始更多地交流。

夏校还在继续着,与Mr.k的回忆仿佛点点溪流,交汇成了海洋。

在夏校班级合唱大赛上,舞台迷离变换的蓝紫色彩光灯里,Mr.K作为我们班的特邀外教嘉宾和我们一起表演。他的RAP开场完,台下掌声雷动,映衬着他眼里细碎的星光。

在自我经历陈述课上,Mr.K也讲了一个他自己的故事,他眉飞色舞地说他高中时粗心地把自己打工赚钱买的诺基亚手机放在了车顶上,结果车一开手机飞出去被车碾了。他悲痛万分,下车把手机的部件都捡起来拼了拼,结果居然还能开机!我们哄堂大笑,合不上嘴。

在走廊上,食堂里,我们时常能看见那反戴红色鸭舌帽,穿亮色风衣的身影...

八月转瞬即逝,夏校要结束了。

将离

夏校结束后,在职的外教们会有变动,而Mr.K则要调去小学部了。离别在即,同学们一起写下了告别信,满寄了一腔依依不舍。当信纸从我的手中传走时,我真舍不得松开它,真想抓紧它就能永远抓住这短暂却灿烂的夏天,抓住这与Mr.K的一个月。而Mr.K神秘地笑了笑,仿佛藏着一个秘密呢。

此后我的校园生活渐归平静,只是偶尔会想念Mr.K的课前RAP,每次都不重样的电脑壁纸,和灰眼睛里无声却清晰可见的鼓励。

匆匆忙忙中,刚开学的数月过去了......

 “叮铃铃”伴随着一声铃响,早自习结束了,将我从回忆唤起。我展开了那张被折了很多道的可怜传单。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彩笔画成的,仓促中潦草滑稽的笑脸,一看就是Mr.K的杰作,而当我视线转到旁边传单上印着的字时,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枫叶国际学校高中部与小学部交流辅导活动 指导老师:Mr.K”--纸上赫然写有这样几个大字。

  调皮的Mr.K哟,真的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秘密。这是夏日的收获,是那一月璀璨结的果。我想我们的情谊还能持续很久很久。

  纵使白云苍狗,将来千山万水,两地相隔,我依然不会忘记这情谊。